在线客服
 工作时间
周一至周五 :8:30-17:30
周六至周日 :9:00-17:00
 联系方式
邮箱:2408132989@qq.com
邮箱:yinuoxiezuo@foxmail.com
对比分析赵盼儿和孙二娘的反抗追求
来源:一诺写作论文网网址:http://www.ynxzlw.icoc.cc

 

对比分析赵盼儿和孙二娘的反抗追求


摘要:关汉卿的《救风尘》和施耐庵的《水浒传》是中国文学史上两部不朽的名著。关汉卿为我们塑造了众多个性独特的女子形象,而施耐庵在《水浒传》中也创新、突破地塑造了英雄型女性形象。本论文通过对《救风尘》中的赵盼儿与《水浒传》中的孙二娘这两个典型的女子形象性格的对比分析,结合两位作者的创作意图,探讨两位女性的反抗追求以及她们反抗的区别,并从中分析大部分女性反抗的局限性。

关键词赵盼儿;孙二娘;形象;反抗追求;创作背景;局限性

 

《救风尘》是关汉卿所作的一部杰出的现实主义古典喜剧。写恶棍周舍骗娶红尘女子宋引章后又加以虐待,宋引章的结义姐妹赵盼儿见义勇为,设计将宋救出的故事。从大量的作品中我们知道关汉卿他热切地在战乱中呼唤英豪,痛切地意识到英豪死了,又深情地注视更为实际的社会层面,思考老百姓如何掌握自己的命运。[1]他的《救风尘》写的就是下层民众不堪凌辱、奋起自救的激动人心的故事。关汉卿笔下的很多女性形象都是出生青楼,身为娼妓,这些女子都不是自愿生活在青楼里的,她们都有一段悲惨的经历,这正是关汉卿关注的地方以及创作的切入点,以女性和下层民众的痛苦和反抗作为创作的题材。她们经由他人辗转买进青楼,对自己的未来感到迷茫彷徨,幸福离自己遥远而不可及并且沦落为他人的玩物。在这样的社会背景下,关汉卿创造了一个妓女反抗的喜剧《救风尘》,让小人物自己站起来反抗,而赵盼儿那种不畏艰难的行动,告诉了别人弱小女子也是能站起来向黑暗现实奋起抗争的英豪。

而《水浒传》是施耐庵所作的一部长篇英雄传奇,是中国古代长篇小说的代表作之一,以宋江起义故事为线索创作出来的。这部作品是以男性为主,所表达的是渴望男权的解放。它正是要写出世间英雄共同起来反抗,灭尽世间不平的一部小说。[2]施耐庵在女性形象的塑造中最大的突破就是塑造了英雄型女性形象,创作了三个具有英雄色彩的女性人物——孙二娘、扈三娘、顾大嫂。在梁山泊的“一百零八名好汉”中有这三位女子的一席之地,真是作者施耐庵创作的可贵之处。虽然在作者心中,她们更多的只是作为男人们的陪衬而存在。但是在一个男权社会,这三位女性能与男性并肩而行,实在是不可多得的。正是作者心中有这种把女性也拉上历史大舞台的创作思想,水浒传才真正体现出世间英雄的各种形象,这个世间不是只有男子的,女子中也有英雄,她们也有被种种情势所逼而促使她们也成为世间英雄中的一份。她们先是英雄后才是女人,在仇世不平,拔刀相助的时代,她们没有什么与男人不同。施耐庵正是想表达这种动乱时代各类人物愤懑不平,勇于反抗才在小说创作中加入了各类女子形象。有柔弱如李师师、金翠莲这类的,有狠毒的促使男子上梁山的阎婆惜,潘金莲等形象的,有梁山好汉英雄女子的孙二娘,顾大嫂这类形象的。这几种类型的女子各有各的性格特征,不论好与坏,柔弱或凶悍,都是想要追寻自己的幸福,想要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不能说她们的好坏,但是要肯定她们在男权社会中想要追逐自己的幸福的权利。这也正是作者施耐庵想要表达的思想,也是他创作《水浒传》中一系列女性形象的创作意图。

赵盼儿和孙二娘这两位女性之所以向现实抗争是与她们自身所处的地位和这个地位给她们带来的悲惨处境有着直接的关系。恩格斯在《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一书中指出:“人类自从脱离蒙昧、野蛮时代,进入文明时代,母权制度被推翻,而代之以父权制以后,私有财产和对偶婚开始萌芽,妇女由过去受尊敬的地位变成了‘被贬低’、‘被奴役’、变成丈夫淫欲的奴隶,变成生孩子的简单工具。”[3]妇女的地位已经如此低下,更何况是妓女。随着生产力的发展,社会财富的增加,也就出现了妇女卖淫的现象。这也与人类性爱观念有关。在男女两性的关系中除了生育的需求外,还有性爱的需求。但在婚姻生活中男女两性关系受到了一定的约束,男性在性生活中不能为所欲为。为了补偿男性性生活,妓业便应运而生了。长期处于这种处境的妇女一直处于压制的状态,她们最终的反抗就是她们女性意识的自我觉醒。

从对这两位女性在其所在的作品中的一系列表现,我们可以看出赵盼儿以及孙二娘的形象特点有同有异。《救风尘》中赵盼儿积极营救宋引章,可以看出她具有扶危济困的精神。从她想出的种种妙招,为宋引章赢得脱身的机会可见她是聪明机智的;从她为救宋引章而愿意把自己先抵给周舍,色诱周舍时可看出她具有大无畏精神。而我们从孙二娘做的行当是卖人肉包子可以看出她凶狠毒辣。从她对朋友有情有义,乐于助人,表现了她的仗义豪爽;从她同男子一样上战场杀敌,不示弱与男子,建立战功可知她聪明机智,有勇有谋。赵盼儿与孙二娘的相同之处是两者都具有反抗意识,遇到压迫就站起来反抗。并且两者都是勇敢、不服输的性格,具有乐于助人的精神,以及充满大无畏精神和个性张扬的女性。虽然老练泼辣但是有其仗义的一面并且都相当聪明机智。但是这两个女性形象还是有所不同的。在形象上,赵盼儿的女性气息很重,而母夜叉孙二娘的形象很是男性化。赵盼儿还是个柔弱的女子,即使她个性张扬,性格泼辣。而孙二娘却是在武艺上都是不输于男子的,在家里丈夫张青都惧怕她。在性格上,赵盼儿虽老练泼辣,敢痛骂周舍,与他作斗争,但是并没有孙二娘凶狠毒辣的一面,孙二娘甚至敢杀人卖人肉包子。在个人身份上,赵盼儿是个地位低下的妓女,即使她有她反抗的一面,勇敢与恶势力作斗争的一面,但是还是个被男人掌控的妓女。而孙二娘是梁山泊的一个绿林女侠,武艺高强,战功赫赫。她们形象特点的区别也造就了她们不一样的反抗斗争。

我们在《救风尘》中虽然看到了赵盼儿热情仗义、老练泼辣的一面,却忽略了她自身困苦的内心世界,忽略了她自己的悲惨处境。她也是一名悲哀的女子,我们要看到她作为一名妓女的悲惨。从一系列的故事情节我们就可以看出,她先是不让宋引章嫁给周舍,难道她不想让好姐妹从良吗?答案当然是否定的。这是她深深明白一个妓女想要从良的过程是多么困苦,并且她清楚的知道妓女的婚姻与身在青楼都是妓女的恶梦,更何况是嫁给周舍这样心狠手辣的人。她前去救宋引章,表现了她的反抗追求,她不想看着自己的好姐妹在婚姻里过着恶梦般的日子,她站起来反抗周舍,自己一人帮助宋引章脱离苦海。宋引章的痛苦遭遇她感同身受,救宋引章仿佛就是在救她自己,她不愿让自己的命运掌握在一个男子手中,这也是她躲避从良的一个原因。她美貌多才,聪慧机智,但是她与所有的妓女一样,始终是男性的玩物,是男性色欲的牺牲品。她救出宋引章只是想帮助宋引章脱离婚姻的苦海。她深刻认识到地位低下的妓女不容于世间正统的事实。身为妓女的她比其他女子更了解男性,她清楚地知道男人只是为了追欢买笑来到青楼,很少有男人对妓女始终如一,从良不过是从青楼跳入另一个苦海。她心中对从良也有幻想,但是随着她对从良后的处境的认识逐步加深,她开始有着心理冲突,开始回避。她是一个聪慧的女子,她有着自己的个性意识,但是她又不可能被正统伦理社会所接纳。在《救风尘》中,赵盼儿那种不畏艰难的人物形象,又是在告诉别人弱小女子也是能站起来向黑暗现实奋起抗争的英豪。她想要反抗的是这个社会,是这个把她变成妓女的社会,是这个把她变成男性玩物的社会,她不愿为别人所掌控,自己的命运不能掌握在自己手里。于是,她逃避现实的这种心理现象和她奋起反抗的女性自我意识觉醒的心理出现了两种矛盾的对立,最后她只能选择了逃避,她是苦海中的一朵奇葩。同赵盼儿相比,孙二娘比她的反抗更彻底,她的抗争目的实现了。孙二娘身为一个女子在家能做大,丈夫张青对她惟命是从。她更是位列梁山泊“一百零八名好汉”之中,与男子并肩齐驱,有自己的话语权。为了追求平等,她选择了上梁山,用自己的实力去抗争,她有勇有谋,和男子一样奋勇杀敌,这也是她明白作为女子要想让男子尊重你,要想在这个男权社会有自己的地位就要像男子一样去抗争。在正统社会没有人会承认她作为一名女英雄的尊严,所以她选择了落草。像男子一样去抗争这是她女性意识的自我觉醒,是她女性尊严的爆发。她比赵盼儿拥有更强悍的性格,促使她不像赵盼儿一样迷茫。这主要是取决于她们的身份背景不同,赵盼儿是地位低下的妓女,而孙二娘是个武艺高强的女子,是一位绿林女侠。所以她比赵盼儿更坚定的奋起抗争,往自己努力的方向走去。她在斗争中追寻平等,具有完全的独立人格,个性张扬,拥有和男子一样力量的“另类”。所以在她身上我们看到了中国女性奋起反抗并坚持不懈的一面。

孙二娘与赵盼儿都想要反抗这个不尊重女人的社会,想要自己掌握自己的命运,争取自己的自由。不同的是孙二娘做到了,而赵盼儿却失败了。孙二娘反抗得更彻底,而赵盼儿的反抗不够彻底。赵盼儿在斗争中迷茫,在前进与后退中徘徊,她不敢真正冲破禁锢,所以最后她选择了逃避。孙二娘则一直反抗到底。

同时我们可以从赵盼儿和孙二娘的反抗最终目的和反抗结果的对比看出大部分女性反抗的局限性。这两个人物的反抗最终目的都是为了挣脱束缚,自己掌控自己的命运。但是又有区别的是:赵盼儿是不想被男子掌控自己的命运,所以她对从良有逃避倾向。而孙二娘是要自己当家作主,还要做得了男子的主。赵盼儿最终的反抗结果失败了,她不服于恶势力,智斗周舍,可是她还是身处妓院,供男人玩弄,以卖笑卖艺为生,她能够做到的只是不从一个苦海跳出另一个苦海,并没有真的反抗到底,独立自主。她的反抗不彻底,最终还是不能挣脱束缚。这就是她反抗的局限性。从良情结是妓女的普遍心态,《谢天香》中的谢天香、《救风尘》中的宋引章、《曲江池》中的李亚仙、《青衫泪》中的裴兴奴、《金钱池》中的杜蕊娘都一心想要从良,就连害怕从良只是另一个苦海,宣称要“一世孤眠”的赵盼儿,也曾说过“咱这几年来待嫁人心事有”,“我可也待嫁个客人”。这样的思想及情结造就了赵盼儿反抗的局限性也导致了她最终反抗结果的不成功。而她们这种从良情结是由于她们有一种与生俱来的良家妇女的角色意识,这反映妓女以良家妇女自居的一面,有关这一点,可以在很多作品当中看到妓女们对风尘的厌倦来表现。她们所谓的自我解脱,弃贱从良都是建立在依赖男子的身上。而“良家妇女”体现在中国几乎所有的女性身上,这一角色大部分是在依靠男人而塑造形成的,即所谓的“贤妻良母”。虽然普通女性的处境、地位比妓女好、高,但是她们依然受根深蒂固的男尊女卑思想所禁锢,她们把希望寄托在男人身上,所以很多作品当中很多女性角色最终的反抗都不彻底就是归根于此。

赵盼儿与孙二娘个性张扬的形象,以及她们的斗争行为让我们看到了她们女性自我意识的觉醒,看到了女性这一弱势群体在封建社会的反抗斗争。中国女性向来是忍辱负重、坚忍不拔的。她们承受了太多的苦难、太多的不幸。从《西厢记》的崔莺莺与《牡丹亭》的杜丽娘,她们勇于反叛,站起来向封建势力宣战。在看到关汉卿笔下的四位青楼女子,“谢天香、杜蕊娘、宋引章、赵盼儿”这四人中唯有赵盼儿没有寻找爱情,她意识到了应该摆脱被人掌控的处境,她能做到的也只是不让自己跳入另一个苦海,我们看到她的自我反抗,但也看到她的自身困境和自我挣扎。《水浒传》里的孙二娘的行为更是女性自我意识真正觉醒的表现,而且表现得淋漓尽致。她做到了与男子平起平坐。这两个人物之所以突破了中国古代传统的柔弱女性形象,正是因为她们作为一名女性能够自我觉醒。

《救风尘》全剧最后以赵盼儿宋引章一方胜诉,官断周舍杖八十,安秀实与宋引章成婚为结局,地位低下的妓女出乎意料的战胜了恶棍地主周舍,这是赵盼儿智慧的成果,也是她抗争的胜利,这也是作者美好理想愿望的表达。“在我国的文学人物画廊里,赵盼儿是一朵引人注目的奇葩,她集中了被压迫阶级的许多优秀品质,焕发出动人的艺术魅力”。[5]《水浒传》里的孙二娘这一形象最后跻身于男子之中更是作者创作的一个可贵之处,孙二娘被赋予的性格,在哪部历史文学作品中都找不出一样的范本。这是施耐庵对这个女人最独特的赋予,也是他对女权的顶点解放。孙二娘最后追寻平等的胜利也是作者想表达的美好愿望。这两个人物形象因为有了各自的反抗追求才有了存在的意义以及存在价值。

 

参考文献

[1]袁行霈主编中国文学史(第二版)第三卷[M]北京高等教育出版社,2005215

[2]袁行霈主编中国文学史(第二版)第四卷[M]北京:高等教育出版社,2005

[3]恩格斯著,中共中央马恩列斯著作编译局编家庭、私有制、国家的起源[M].北京:人民出版社,2003

[4]张维娟元杂剧作家的女性意识[M].北京:中华书局,2007

[5]黄竹三戏剧中第一个侠妓,关汉卿(救风尘)中的赵盼儿.文学知识[J].北京:中华书局,1989982

约稿单下载
 
 
在线客服
 
 
 工作时间
周一至周五 :8:30-17:30
周六至周日 :9:00-17:00
 联系方式
邮箱::2408132989@qq.com
邮箱:yinuoxiezuo@foxmail.com
马上建站